心灵中毒怎么办?

浏览:4753   发布时间: 09月25日

如果你读一本书,你更倾向于教条;如果你读了很多书,你更倾向于提出问题和自己思考。

“一个读者死前要过一千次生命。不读书的人只有一个。”
乔治RR马丁

作者Lisa Bu在Ted分享读书怎么打开了思想。

当我上小学一年级时,政府想让我转学去体校,一切免费。

我妈说“不行”。

我父母希望我长大象他们一样当工程师。作为文化浩劫的幸存者,他们坚定认为获得幸福的唯一可靠途径是一个安定高薪的工作,至于我喜不喜欢那个工作并不重要。

但我的梦想是成为黄梅戏演员。

左边是我在弹假想的钢琴。戏曲演员必须从小开始学身段功夫,我想尽了一切办法想去黄梅戏学校,甚至写信给戏校校长和一个电台节目主持人。但没有一个大人喜欢那个主意,没有一个大人相信我是认真的。

只有我的小伙伴们支持我,但他们也是小孩,和我一样无能为力。

十五岁时,我知道自己学戏已经年纪太大,我的梦想已不再可能实现。我担心在余下的一生里,自己的命就是得到些二流幸福而已。

老天不公啊!我暗下决心要为自己寻找另一个使命。周围无人赐教?

没什么大不了,我从书中学习。

《傅雷家书》满足了我对长辈教诲的期盼,写书的傅雷是一个作家、音乐家荟萃的家庭。

我从《简爱》这本书中找到了独立女性的榜样,尽管儒家传统教人听话顺从。

我从《效率专家爸爸》这本书中学会高效率。这几本书燃起了我对出国深造的渴望。

《三毛全集》、南怀瑾的《历史的经验》

我1995年来美国,在美国我首先读什么书呢?当然是以前读不到的书。这个话题他日再聊。但十诫中的第五诫给了我灵感:“你应荣耀你的父母”。我心里一动,“荣耀”不仅等于而且远胜于“服从”!它成为我爬出儒家负罪感的工具,它成为我爬出儒家负罪感的工具,让我重建与父母的关系。

来到一个新文化环境也促成我比较阅读的习惯,来到一个新文化环境也促成我比较阅读的习惯,它让人读得更深刻。

举个例子,第一次看到这幅地图时我觉得它有些怪,因为这才是中国大陆学生从小到大使用的世界地图。

《三毛全集》、南怀瑾的《历史的经验》

我之前从未意识到原来中国不一定非要位于世界地图中央,原来地图带着某种视角。

比较阅读并不新鲜,它是学术界里的标准做法,比较文学、比较宗教甚至成为专门研究领域。比较文学、比较宗教甚至成为专门研究领域。对比对照让学者们对一个课题有更全面的了解。对比对照让学者们对一个课题有更全面的了解。

我琢磨着,既然比较阅读对研究有用,为什么不把它用在日常生活中呢?

因此我开始把书成对来读。

它们可以是关于同一事件的不同当事人,它们可以是关于同一事件的不同当事人,或两个有共同经历的朋友。

我还把故事相同但文体不同的书做对比,或对比那些来自不同文化的相似故事,象约瑟夫·坎贝尔在其杰作《神话的力量》中所做的那样。

举个例子,耶稣和佛祖都经历了三大诱惑,举个例子,耶稣和佛祖都经历了三大诱惑,耶稣经历的是经济、政治和精神诱惑,耶稣经历的是经济、政治和精神诱惑,佛祖经历的则都是心理诱惑:欲望、恐惧和社会责任。有意思。

如果你懂外语,把你喜欢的书的两个语言版本对比读也很有意思。人们常说翻译总有缺失,我却发现翻译也可以带来收获。

举个例子,是翻译使我意识到原来中文“快乐”一词的字面意思可解为“fast joy”,呃...中文“新娘”一词的字面意思可解为“new mother ”,天啊!

书已成为我与古人今人沟通的一个神奇门户,书已成为我与古人今人沟通的一个神奇门户,让我再不会觉得孤单无助。与其他人的苦难相比,梦想破灭算不了什么。

我渐渐意识到成真并非梦想的唯一目的,它的最重要目的是让我们触摸到梦想来源的地方、热情来源的地方、快乐来源的地方,哪怕一个破灭的梦想也可以让你经历那种触摸。

因为书,我今天得以在此,快乐地活着,生活的目标和意义重新变得明确,在大部分时候。希望书也永远与你相伴!

主营产品:不锈钢带,不锈钢棒材,不锈钢板/卷,无缝钢管,不锈钢线材,不锈钢管材,金属网,钢丝绳、缆,其他不锈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