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科院陈明|为什么说“小农”的衰落是一个必然趋势?

浏览:3319   发布时间: 09月19日

人们通常把传统中国乡村社会称之为“小农社会”,将其对应的经济形态称作“小农经济”,这些判断都与“小农”这一农民形态有关。

小农的核心特征有两点:一是维持家计,二是依附性。恩格斯的“最低限度”论、恰亚诺夫的“家庭周期”论强调的都是小农维持家计生存的特征。小农的依附性则既包括其对外部社会集团的依附,又包括农民社会甚至社区内部的差异所带来的依附关系。

泰国智慧农民培育计划

小农并非是一成不变的,小农的终结是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。在恩格斯写作《法德农民问题》的时代,欧洲小农就已经脱离了其古典形态,只是他们还占有着小块土地,这是一种过了时的生产方式的残余。人类学的研究发现,城市化时代的农民早已从那种固守土地的、厌恶风险的小农逐步转变为寻求上升机会的人,其中一部分希望就地扩大生产、增加农业收入,另一部分则希望进入城市就业、获得更高报酬。

目前,大量农民进入城市,留在村庄的主要是两类群体:一是小农户,二是专业农户。党的十九大提出“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”之后,不少人援引小农理论来论述这一问题。实际上,小农户是与小农有着本质区别的历史范畴:

(1)小农户只强调经营规模小、务农收入低,并不包括传统小农理论所强调的维持家计和依附性特征,更与身份等级等因素无关。十九大报告的官方翻译中,将小农户译作small household farmers,从这个翻译已经可以看出小农户与小农有着本质区别。

(2)现在所谓的小农户并不是一个独立的“户”。小农户大多是老弱妇幼等留守成员,他们本身不是一个独立的家庭,而是某个家庭的一部分。这个家庭的主要劳动力和主要收入都在城市,留守成员的生活主要依靠城市汇回工资。那种主要劳动力身体健全、举家留村,靠小规模土地经营获取低水平务农收入的家庭,已经很难见到。

(3)就其主体而言,大多所谓的小农户不是真正的务农者。一些农户没有将承包地流转出去,看上去是在自己耕种,但实际上,他们的耕作依靠的主要是社会化服务体系,留守成员主要发挥简单的看护和核算功能。现在所谓的小农户本质上是城市化的滞留人群和后备部队,传统的小农理论已经完全不能套用到小农户身上。

根据大略的统计,当前约有专业农户500万户,小农户2亿户,小农户从数量上看还具有绝对优势。但从土地经营角度看,直接由专业农户经营的土地大约5亿亩,享受专业农户生产托管的土地面积接近14亿亩,也就是说绝大部分耕地实际是由专业农户直接或者主导经营的。换言之,当前小农户的外在形式虽然还保留着,但其内在的生产经营形态已经发生根本性转变。

未来,随着老年人自然生命的终结和儿童成年进入城市,小农户数量势必出现断崖式下降;而在非农就业机会和相对收入等市场信号的引导下,专业农户数量还会大幅度上升。可以预计,二三十年之后中国农业生产将主要由专业农户承担,他们是乡村振兴的中坚力量。

专业农户崛起的政策含义是:传统的小农社会趋于解体,在较为充分的市场竞争条件下,专业农户逐步替代小农户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。小农户对国家秩序建构具有基础性意义,专业农户对中国农业发展具有长远性意义。过渡阶段必须处理好农民政策中效率、公平与稳定的关系,针对专业农户宜效率优先,针对小农户宜公平兜底,但不宜过分强调对某一类农户的特殊保护,避免农民议题“政治化”。

本文作者陈明在东南亚调研小农发展

[作者陈明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副研究员,主要研究领域为乡村治理、土地制度、农村改革,出版有《土地政治论》《直面中国种子问题》(主编)等。]

主营产品:不锈钢带,不锈钢棒材,不锈钢板/卷,无缝钢管,不锈钢线材,不锈钢管材,金属网,钢丝绳、缆,其他不锈钢